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10

黄鹤驾翅孤帆远江·天地不仁

我叫狗娃。
我紧紧地掐住狗蛋的脖子,一直到他的掐住我脖子的手渐渐失去力气,终于听见那位穿大褂的老板说,“好了就是你了,以后就跟着我了,叫我老爷就行了。”
“是,老爷!”

Hello world!

欢迎使用 WordPress。这是系统自动生成的演示文章。编辑或者删除它,开始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