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0

大風起兮雲飛揚·發如雪

夜半。
星河天懸。
禦書房。
緊扣的朱門被緩緩推開,門外的暗夜中立著一位如玉般的女子,搖曳的燭光映在她的精緻的臉龐之上,忽明忽暗。女子推開門後並沒有立即進入房間,而是怔怔地立在門口,驚詫地望著屋裡的黑衣人。
片刻之後,她才發覺自己有些失態,連忙步入堂內,向執筆者欠身曰:“臣妾參見陛下。”

大風起兮雲飛揚·狼牙月

泰仁宮。
夜半。
狼牙月。
銅鏡中纖細的蘭指又從清瘦的額頭上掠過,嬌美的臉龐上泛起一絲愁意,柳眉微蹙,只聽那女子歎道:“這皺紋似乎有深了些許,竟然隱去不了。曉雯,再給我打一遍粉看看。”
女子身後正在為她梳理髮髻的侍女聞令便又在女子額頭上細細擦拭了一遍粉底,直到女子滿意的后便又繼續給她梳理髮髻。
不遠處,一個躬身候立的小太監靜靜地等候,似乎有些緊張,想起皇上的吩咐,終於咽了口唾沫,緊緊捏著拂塵,顫聲道:“請貴妃娘娘快些,皇上已經等急了。”

大風起兮云飛揚·皇城

子夜。
皇城。
朱紅的高牆下,遊弋的寒兵悄悄地劃破淺淺的月光。
禦書房。
搖曳的燭光照亮細琢精雕的案牘,奏摺上的行筆圈點完最後一行輕輕地被擱在黑玉般的硯臺上。執筆者輕聲地歎息:“左相大人原來只是為了一場蹴鞠比賽啊。”

大風起兮雲飛揚·未央

永昌客棧。 ­
午後。 ­
蒼翠的古松上,秋蟬在娓娓地闡述著秋日的靜美。 ­
未央閣。 ­
寂靜的空氣籠罩著微涼的湖水,平靜的湖面上淺淺的漣漪倒映出閣樓上兩個飄渺的人影。 ­
劍客看著蒼翠的古松,平淡的眼神中微微現出一絲疲憊,似乎是在傾心聆聽秋蟬的低語。 ­

大風起兮雲飛揚·京城

京城。
午後。
秋風蕭瑟。
斑駁古跡的城牆下,一名衣衫襤褸的乞丐無精打采地望著熙攘往來的人群。
劍,乞丐邋遢破亂的草蒲團下竟然露出一截劍鞘,古意拙拙的紋刻已顯示出劍鞘裏封存的絕不是一柄普通的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