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11

无边天岸绝顶峰·斜阳红(上)

  太湖南岸,战场。

  斜阳如血,烽火似染。

  战鼓声声,马嘶人吼。

  红罗密织的将旗上绣着篆体的“景”字,在微风中轻轻地摇动着。

  将旗之下,身着紫金战甲的将军望着渐渐退却的敌军,脸上绷紧的肌肉渐渐放松开来,目光慢慢移向天空那血染般的暮云之上。战局已定,他已无心关注战事。

  又是那如血的斜阳,火烧般的彤云。

篆香烧尽我登高望·不染尘

如梦,如梦,
  残月落花烟重。
※※※※※※※※※※※
弈棋峰。
倚竹村。
淡淡的轻雾渐渐散尽,零碎的晨光散落了苍翠的竹林里。
——这么多年了,海银兄还一直在等待沙利亚吗,况且沙利亚还是朝廷钦犯。
——是啊,一转眼有二十年了,可是尧兄弟有回过一次渔村?
——已经有二十年没有渔村的消息了。

篆香烧尽我登高望·忆仙姿

奈何,奈何, 
  相思已透楼阁!
※※※※※※※※※※※
弈棋峰。
倚竹村。
千年古风拨开淡淡的轻雾将丝缕晨光洒在翠绿的竹林之间。

篆香烧尽我登高望·王不留行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
弈棋峰。
倚竹村。
千年古风拨开淡淡的轻雾将丝缕晨光洒在翠绿的竹林之间。
篆香一盘。
黑与白的对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