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風起兮雲飛揚·發如雪

By | 2010 年 12 月 29 日

夜半。

星河天懸。

禦書房。

緊扣的朱門被緩緩推開,門外的暗夜中立著一位如玉般的女子,搖曳的燭光映在她的精緻的臉龐之上,忽明忽暗。女子推開門後並沒有立即進入房間,而是怔怔地立在門口,驚詫地望著屋裡的黑衣人。

片刻之後,她才發覺自己有些失態,連忙步入堂內,向執筆者欠身曰:“臣妾參見陛下。”

“平身吧。”執筆者的語氣裡忽然透出一絲冷漠,“小騰子,你先退下吧”。

“是。”小騰子碎步退出禦書房,輕輕地將大門關好。

執筆者深邃的眼神望著堂中的女子,似是一口深邃的古井。良久,執筆者才開口道:“這裡有一位故人似乎是來找你的,看看他有什麼話對你說吧。”

“是你……”女子朱唇輕啟,竟然有一些顫抖。

“婈兒,我是來帶你走的。”黑衣人說罷便伸手去牽女子的手。

那女子見狀連忙側身閃躲,而後噗通一聲跪在地上,沉聲道:“請葉公子自重,婈兒既然已經隨了皇上,那就生是皇上的人,死是皇上的鬼。”

“婈兒,你忘了……”

“葉公子不必多言,光明山的事情婈兒早已忘記。更請公子不要在奴家夫君面前搬弄是非。”

“婈兒,你說過只要我……”黑衣人話未說完忽然間感到一陣殺意襲來。

“突、突、突——”暗黑中,三枝銀翎箭突破門扇的窗紙,分別指向三人的要害。

只在刹那之間,黑衣人已側身避開射向自己的飛箭,護住身旁的女子,提劍將射向女子的飛箭挑向上空。

執筆者深邃的眼神中泛起了一縷波瀾,是憤怒嗎?不知道,只見他瞬息間有恢復了平靜,輕輕側身,避開飛箭。

“突、突、突、突、突——”緊接著又是五枝利箭破門而入,兩支指向黑衣人,三枝指向執筆者。

原來,前面三枝只是誘餌,這五枝才是暴露意圖,那就是——執筆者!

三枝箭,分別封鎖執筆者的三個部位,逃已無可逃。但是,執筆者的眼神依舊是那麼深邃,沒有絲毫驚慌。

或許,在常人眼中,那根本不足刹那的時間,黑衣人已經挑開射向自己的雙箭,縱身擋在了執筆者前面。

“呲、砰、砰——”一枝箭刺穿了黑衣人的身體,另外兩枝深深插在案牘之上。

“有刺客——”皇宮裡忽然傳來一聲喊叫,火光漸漸佈滿了整個皇宮。

禦書房。

執筆者親自扶起黑衣人血泊中的身體,深邃的眼神竟然漸漸泛起了淚花,“你為什麼這麼傻要用身體去擋那枝箭。”

“我知道你沒法躲過三枝箭。”黑衣人聲音很微弱。

“朕是無法完全躲過三枝箭,但是也不會丟掉性命的。”執筆者的聲音有些哽咽了。

“我怎麼會看著你受傷……”黑衣人話沒有說完,卻已經沒有了氣息。

※※※※※※※※※

禦書房

那位錦衣華服的女子跪在大廳之中,怔怔地望著血泊中的黑衣人,卻沒有任何表情。

來世,來世我一定要做你的女人。

仿佛恍若隔世,大漠的狂風襲入皇城,撩亂了女子的髮絲,如飛雪般紛紛飄散。

※※※※※※※※※

你發如雪,淒美了離別,

我焚香感動了誰!

※※※※※※※※※

星河天懸,冷月無邊。

大風起兮

——雲飛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