篆香烧尽我登高望·王不留行

By | 2011 年 01 月 04 日

知否,知否;

应是绿肥红瘦。

 ※※※※※※※※※※※

弈棋峰。

倚竹村。

千年古风拨开淡淡的轻雾将丝缕晨光洒在翠绿的竹林之间。

篆香一盘。

黑与白的对弈。

我缓缓催动内力,从棋盅取出一粒玄铁棋子,催动真气掷入棋盘。

“好棋!李兄这一记飞压果断干脆,直定乾坤,海银不得不服输啊。”对手观察半响,竟又将手中的棋子放回棋盅。

“王将军过谦了。李某不过是占了这棋盘的优势。身入这珍珑棋盘难观大局,误了将军的谋略。将军,这边请。”

 ※※※※※※※※※※※

许多年前,也是在这倚竹村。

午后的清风簌簌地穿过竹林。

一位年少的将军长枪指向我——快打开前方栈道的机括,我要去取那忘忧之药。

——将军要李某打开机括就是这般对待?

我缓缓从腰间取出那支“王不留行”,将真气凝聚于笔锋,发出暗青的辉光。

——不叫你尝尝本将军的修罗挂日刀你是不知道本将军的厉害。

那时候我们都是那么年少轻狂。

我们大战了两个时辰,最终我一招落败。

夕阳下,修罗挂日刀的刀锋抵着我的咽喉。

 ※※※※※※※※※※※

那一年烟波浩渺。

我负上行囊,别了岭南渔村,别了翠绿海岸,坐上去长安的马车。

你说,去吧,我等你功成回来。

恩,我会的,我一定会功成名就回来的

那时候,我会带给你所有长安的繁荣。

我相信你。

 ※※※※※※※※※※※

夕阳下,修了挂日刀的刀锋抵着我的咽喉。

One thought on “篆香烧尽我登高望·王不留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